關於部落格
  • 154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伸出援手,救人?

=====================================================================

2005.08.25  中國時報
< !--title begin-->抱玻璃娃娃摔出人命被判重賠 景文校長:這種判決 誰還敢助人< !--title end-->
"txt10">< !--authorname begin-->張瀛之/台北報導< !--authorname end-->
s="text">< !--content begin-->ont>

數年前,景文高中學生陳易靖抱患先天成骨不全症的同學顏旭男下樓,卻因滑倒導致顏旭男摔死,該案高等法院昨日判決校方及陳易靖應賠償顏家新台幣三百多萬元。人在加拿大的景文高中校長胡樹斌聽到這樣的消息,直呼「沒道理!」校方會等收到判決書後再進一步討論賠償問題;他很感慨,經過該案後很多家長甚至會勸孩子「不要隨便幫助人了!」

胡樹斌說,陳易靖是個單親家庭的學生,和寡母相依為命,他的母親就快退休了,三百多萬元對他們家會是很大的負擔,很遺憾一個學生的意外竟也同時毀了另一個家庭的希望。

他回憶當年事發狀況指出,當日先天成骨不全症的顏旭男全班其他同學都到地下室上體育課,只有陳易靖和另一名學生,兩個平時較常幫助顏旭男的學生留下來幫助行動不便的他,當時因為天雨,要從一樓走廊至地下室實在不便,高大的陳易靖就自告奮勇抱起顏旭男下樓,沒想到地面實在太滑,走了幾步二個人都滑倒在地,顏旭男因此死亡。

胡樹斌指出,顏旭男出事的地點在體育設施大樓,因為那棟樓較老舊,加上只堆放器材,因此並未像其他大樓一樣設置電梯,也沒有想過平時坐輪椅的學生會到地下室去,更沒想過會發生這樣的意外。

他認為,發生這樣的意外很遺憾,法院的判決更讓人不解、覺得遺憾,像是事發後甚至有很多家長告誡學生「不要隨便幫人」,現在這樣判決,他實在擔心「以後誰還願意熱心助人」?

資料來源:http://news.chinatimes.com/Chinatimes/newslist/newslist-content/0,3546,110501+112005082500008,00.html

=====================================================================

 

救人,是件好事還是壞事?救人不小心傷害到對方,所以救人的人要受罰?那,到底還要不要救人?

換一個場景吧。

今天假如經過一個交通事故現場,受傷者苦苦哀嚎請你幫他止血。你,今天不是醫學專家,你也沒有醫療執照。但是你懂一點點的止血常識。幫不幫他?

假設一:幫他。結果止不住血。

萬一不小心死掉了。好吧。認了。你已經盡力了。你這樣子想。死亡者的家屬咧?會這樣想嗎?他們會不會這樣想:反正多凹一筆賠償,不凹白不凹。套用今天法官判陳同學有罪的理由:「專業知識不足,愛心值得肯定,但是沒有量力而為。」所以,假如你未成年,還好,送去管訓而已。你成年了,那你可慘了。牢獄之災在來個易科罰金,看來是很難逃掉。

假設二:不幫他。結果他自己也止不住血。

看來那位受傷的老兄凶多吉少。你假裝沒看到走過去,可是好像又會引來一堆指指點點,見死不救啊等等的評語。可是這樣似乎可以避免,萬一他掛了,他們家人栽贓在你頭上的機會。

你要不要救他?當然,以上的假設相當地偏頗,但是這種情況並不是說不可能發生。就像今天玻璃娃娃的事件,陳同學幫忙那位不幸過世的玻璃娃娃,在下雨天的糟糕情境下,摔了一跤。摔跤對一般人來說,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但是對玻璃娃娃這種先天不幸的朋友們來說,真的是一件致命的事情。所以,這個今天這個事件就發生了。

在大學的時候,曾經路過車禍。一位少年兄(當時我也是少年兄),疑似騎車過快,天雨路滑,摔倒了。他老兄摔的還真嚴重,小腿可能掃到電線桿,整片肉被削下來。「救命啊!救命啊!」這是經過的時候所聽到的。我的老天,我只是稍微停下來一下,幫他撿安全帽,經過的一台車停下來質問我:「你撞他的嗎?」我只能說,我真的很幸運。那位受傷者並沒有反誣告我。我還是趕緊先走,找了附近的公共電話(當時手機還相當的不普遍),打了119求救。

所以。救還是不救?法官的判決真的是扼剎愛心的最法,以我的觀點看來。我依舊存著那一些愛心,但,小心也很多。我很同情那位不幸的玻璃娃娃,天生的殘缺,又死於非命。期待他能化作天使,能夠讓這社會上,還能存在那一絲絲的,那僅存的,愛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