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4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水雞幫大頭目》二:抬便當

便當,日本當地稱為「弁當」,乃現今上班族、學生日常生活中,中餐、午餐用來祭拜五臟廟的東西。林林總總的便當充斥在各個店家及貨架上,從49元國民便當,乃至於連爺爺曾經被批評的500元便當都有。

 

口味更不用說了。雞腿、排骨、魚排、墨魚、滷蛋等等各式各樣,舉凡能「吃」的東西,幾乎都可以放入便當之中。而便當外盒種類也有許多,保麗龍、紙盒、木盒等等。

 

而現在大部分的人,由於工作或是課業繁忙,常常沒有時間自行準備便當。在父母親年輕的那個年代,往往都是在家準備好一個「鐵盒」便當,帶至工作場所,或者是學校來作為中午裹腹之用。

 

而在國中唸書的時候,班上的同學絕大多數還是自己帶便當。鐵盒便當。裡頭不是當天早上準備的話,就是昨日的剩菜剩飯所準備。在班上訂購外頭販賣便當的同學,可說是少之又少。而同學通常在七點多到校後,開始各自地把便當放到講台前的兩個鐵籠裡,再由當日的值日生負責抬便當。而值日生是每天輪換,因此按照正常來說,每個人都有機會服務到全班同學。

 

然而水雞幫從事公益活動不遺餘力。國三的那年,水雞幫幫眾挑起了服務全班的這項工作。當然不是天天當值日生,而是天天幫同學抬便當。如此一來,輪到當天值日的同學便可少了一項工作。

 

因此,每天早上水雞幫四人眾等待學校的第一聲鐘響,便兩人抬一籠地邁向蒸便當的房間。國三那年的教室被安排在三樓,一年級的學生在同一層。不同於其他三年級的班級,我們班因為是「水產實驗班」,因此,我們班被置於離校長室近,導師辦公室近的地方。而且,教室右邊可以看到樓下的花園,左邊可以看到依偎在行政大樓旁的水池。而蒸便當的地方,則在靠池子邊的一間廢棄教室裡。

 

抬便當有很多好處。全班一共48人,扣除平常訂外頭便當的同學,大約會有40個左右的鐵盒便當,需要靠水雞幫四人眾抬至蒸籠去蒸。如此一來,重量不輕的籠子,便成為四人眾鍛鍊臂力最好的方式。「嘿咻!嘿咻!」四人眾總是帶著輕盈的腳步,將班上所有的便當抬至應該到達的地方。

 

服務全班是快樂的,鍛鍊身體是健康的。但是換句話說,當水雞幫服務全班,也意味著班上同學應該要「尊敬」我們。

 

所以,用另外一種方式來說明好了,全班的便當被我們綁架了。

 

現在覺得那個年紀的男生,至少,水雞幫四人眾的三人「大頭目」、「二頭目」、小弟我,三個人應該是被蚊子叮到體無完膚,皮癢的不得了。假抬便當之名,行整同學之意。

 

在三年級教室到廢棄教室的動線上,會經過樓梯、廁所。而當時,班上有幾個同學相當的顧人怨。應該這麼說好了,顧水雞幫怨就是顧人怨。如此一來,水雞幫發揮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精神,幫「全班」教訓同學。

 

每天抬便當經過廁所之時,水雞幫會佯裝要去上廁所,將便當籠抬進去置於洗手台上,開始加料。當然,在那個年紀純粹調皮搗蛋,到還不至於到惡劣極點。我們並沒有把大便小便裝備我們討厭同學的便當裡。我們只把他們的便當灌滿水,然後每個人都笑得亂七八糟的蓋起來,放回籠裡。

 

其實,經過3小時的蒸烤之下,水分都會隨著氣體排出。但是,還有更「誇張」的。當要經過樓梯時,我們把其中一個最討人厭的便當,像打鼓般地經過一階樓梯,就用力敲打樓梯的角。還會配合彼此的腳步、速度,給予不同的節奏。

 

起初,還不太敢太囂張,只偷偷的敲一下。但是經過半年下來,每天被我們敲一下的那個便當,也是凹凸不平,殘破不堪。而每回便當的主人拿到便當時,總會疑狐一下。但是那時候該主人在班上屬於「弱勢」族群,發聲的機會不大,所以他也沒多說什麼。

 

後來,那些被整的便當裡頭,慢慢出現了「花朵」、「樹葉」。當然,有增加也會有減少。同學的便當少了雞腿、少了香腸、少了湯匙等等。而水雞幫四人眾通常午餐都會很飽。但,奇怪的是,班上同學沒有人懷疑過我們,也不曾發生過因為少了湯匙少了菜,而產生班上同學的糾葛。班上同學還是和樂融融,至少在當時我們是這樣想的。

 

也許水雞幫做人成功吧!或者,是在班上成績,水雞幫還算出色。至少,每回考完試成績公佈時,前20名中總少不了我們四人。最重要的是,加上水雞幫的熱心公益,打掃環境。另外,此等鋤強扶弱的事,不是水雞幫,誰人肯做?

 

充滿回憶的鐵便當,那個扁掉的便當還依稀地在我眼前。

 

畢業的時候,水雞幫還因為抬便當一整年,四個人記了三個嘉獎,接受表揚。

 

 

《水雞幫大頭目》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