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4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我來了,金瓜石!

打從2005年底,就一直想要再回到金瓜石,去呼吸那熟悉的空氣。對於一個上班族,並且假日又得進入補習班的我來說,這趟行程得來不易。

本 與大頭目約好初七那天,趁著年假還未結束前一起去趟金瓜石,但是老天在初七給予基隆大地一整天的滋潤,因此行程只好作罷。初八的一早,太陽總算出來了,原 以為似乎一切順利的我們,卻在出發前發現天空一片陰霾,飄起了細雨。但實在是太久沒有出去走走,硬著頭皮就往金瓜石出發。

還好有成行。在摩托車尚未離開基隆市之前,天空又再度綻露光芒,於是和大頭目興奮地往目的地騎去。

在到達金瓜石之前,先繞到了位在已經荒廢二十年的台電北部火力發電廠對面的台電舊宿舍。

風剪作用所形成的綠色隧道是進入這小小社區中,第一個映入眼簾的美景。這渾然天成的天然隧道旁,有一條被封起來的舊路,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便與大頭目翻過石頭駁坎進去一探究竟。

就在這條舊路的一旁,連著一個天橋,天橋下經大頭目與我的推估,是已經不再使用的深澳線鐵道。這條鐵道是以往裝載煤礦至深澳火力發電廠,所運用的交通道路。

而在已成為廢墟的宿舍,看到應該是過去大戶人家的地基。裡頭彷彿看得到玄關、廚房、陽台、以及後院等,在那待上了一會兒,便驅車前往目的地金瓜石。

大頭目將車子停在勸濟堂旁,一臉狐疑的我還不是很瞭解大頭目的用意,又再將車子騎往九份。九份還是一樣擁擠,即便今天已經是年假的最後一天,九份山頭的停車場依然水洩不通。找了一處角落將自己的機車停妥之後,便和大頭目展開所謂的U字形爬山行動。

這是一條幽靜的小徑。雖然假日九份金瓜石人潮洶湧,但是在這小徑的途中,我們僅能遇到幾位當地的居民,並未遇到外地遊客。

這面亂石砌的牆,是在途中所經過的一幢房子。而亂石砌,應該是早期比較窮苦的人家,所使用的建築方式;稍微講究一點的人,會採用人字砌、丁字砌等方式來建造,看起來也不會像亂石砌如此般的雜亂。

在路途中,經過一處舊屋,牆角留有幾塊石頭。早期居住在此地的居民,為了因應每年都會出現的颱風季節對其房舍所做的防護方法,便是將一條一條的鐵繩兩端綁上大石塊,以防止屋頂被掀開。姑且就稱這些石頭為「壓風石」唄!

人 煙稀少的路上,居然還出現了幾間民宿。在這遠離「賽悶你來聞」那種生活便利商店的民宿來說,對於大頭目與我卻是感受到幾分親近。看著這座落於群草群樹之間 的小屋,腦中已經可以浮現出當夜闌人靜時,坐在窗邊沏著一壺香茗,那種愜意的感覺真的是挺讚的。但是,也許對於大多數已經習慣在便利商店中找尋食物的遊客 來說,此處的確多上許多不便。

過沒多久,我們穿過了有三道橋一起跨過的小溪。除了我和大頭目所走的陸橋外,是一座水圳橋,而下頭是一座拱橋。水圳橋因為年久失修而殘破不已,上頭已經沒有水在流過了;而下方的拱橋也佈滿了雜草與青苔,進而逐漸被人們給遺忘。

穿過一條道路後,沿著一處鮮少人造訪的小徑。在這個小丘上,有一條水圳的主幹道,於是我們沿著這個水圳路線,向前邁進。

緊接著這個水圳的是一處彷彿「一線天」的自然景觀。由於此處十分狹窄,大頭目與我只能一前一後地往前進。而腳下僅有幾處磚頭可以立足,不想將鞋子與褲子沾濕的我們,就小心翼翼的「一步一磚塊」地向前走。

穿過一線天之後,便是一道小山坡步道,步道的終點是一個嵌在小山丘的一塊大石頭。一時童心油然而生,兩個大男生便假裝攀岩攀到頂端來個紀念照。

穿過金瓜石老街,路途中總算有稀稀落落的遊客經過,但是相較於九份老街來說,這的人可能不及那頭的十分之一。但是我和大頭目就是喜歡這種靜,一種悠哉的感覺,路上沒有沿街叫賣的小販,也沒有遊客之間的摩肩擦踵;但這一切當我們踏上所謂的「黃金博物館園區」之後就不同了。

黃 金博物館一直是我們在學會騎摩托車之後,每年必造訪一次的地方。那裡頭有一些日據時代留下來的舊房子,還有當初拍攝「煙雨濛濛」的場景。但是自從觀光局將 這邊改造之後,不但出現沿街叫賣的小販以及商家,居然還有平常在台北街頭看到的「投籃機」。當然這一切改變對當地的人民可能是一種福氣,藉由官方的協助改 建,使得他們在經濟生活上會有所提升;但是對於我和大頭目這種「自附風雅」的尋常客來說,可能會有些許的失落。

不 過在這邊我們還看到那擁有古味的消防栓。這個消防栓雜草環伺,還伴有幾株鳳仙花,躲在牆邊的它,躲過了人們的眼光卻也躲過了人們的破壞。相較於它的其他同 伴,另外一個在日本皇太子行宮前的那一個消防栓,就已經被設置標誌,做為人們參觀所用。當然,還有另外一個不知名的消防栓,在一次的颱風侵襲後傾倒在水溝 裡,就神秘地消失了。

穿過那繁華的巷弄後,我們來到了一條長長的台階。這是所謂的「和服路」,為了提供當時身著和服女性,能夠比較幽雅的走路,所鋪設較為平緩的台階。

約莫10分鐘後,我們又回到當初大頭目停機車的勸濟堂。此時恍然大悟的我,終於知道大頭目為何要將他的機車停放在此處了。若沒有提前將摩托車放置在此,此時的我們就得搭乘公車或者再徒步走回九份。這對於此時已經喘呼呼的飼料雞來說,坐上摩托車無非是一種享受。

在要回到九份的路上,又看到之前我們穿過的一線天。興奮的我又再度拿起相機猛拍,只見那小山中間直劈一道大縫,而水圳也從那山縫之中流到另一處水圳橋。

在 回程之中,大頭目突然在一處福德宮前停了下來。一臉狐疑的我以為大頭目要領著我去給土地公上香,突然在大頭目的食指引導之下,赫然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極為隱 密的礦坑-「八番坑」。這番情景跟我們當初發現黃金博物館裡的「本山五坑」一樣興奮,因為這個保持的很完整,也正如當初的本山五坑一樣,有一台礦車停在洞 口。現今的本山五坑已經被布置的金碧輝煌了,洞口前被一大塊玻璃給圍住,再用數十盞燈照射,使得它在夜晚之中也顯的相當明亮。但是八番坑在夜裡可以沉沉入 睡,夜晚陪伴的是蟲鳴,還有靜靜在一旁的土地公。

也因為看到了八番坑,讓我們在台陽公司前又多待上了一會兒。此時大頭目一直在找著如何進入八番坑,而我可以肆意地用我那傻瓜數位相機狂拍當地夜景。當然,我們並沒有找到進去的入口,或許,土地公也在默默地保護著那八番坑,避免人們對它的破壞吧!

回到山下,我們來到每回經過此地都會品嚐的「龍鳳腿」攤子之前。雖然說瑞芳車站前有許多販售龍鳳腿的攤子,但唯獨一攤能夠吸引許多客人前往,其他的攤子大多門可羅雀。

回到基隆海邊,我們兄弟倆跑到了海功號前拍了起來。這艘已經退役的漁船,是我國第一艘前往南極海域補蝦的漁船。從一九七四年到民國一九九四年,不長不短的二十個年頭裡,海功號不多不少的也下了七趟南極。

要 回家了。這趟難得的旅程,相當的開心。這可能是一個初入社會,忙進忙出的我所喜歡的悠哉吧!旅程中,與大頭目聊了許多,包括了一些人事物;大頭目也嘆,有 時候許多事情,真的是「一滴酒回不了最初的麥粱」,但我慶幸的是,水雞幫的友誼,仍就是那一粒粒的麥穗,和當初一樣的自然。

泗水漁隱。

丙戍年,天公生。

相關相片網址:http://yanlun.pixnet.net/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